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肝癌晚期肺癌治疗胃癌晚期肠癌桂林吴氏真医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肝癌 肺癌 胃癌

《太微赋》原文及注解*吴氏真医

2022-2-6 16:53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82| 评论: 0

摘要: 太微赋原文:“斗数至玄至微,理旨难明,虽设问于各篇之中,犹有言而未尽,至如星之分野,各有所属,寿夭贤愚,富贵贫贱,不可一概论议。其星分布一十二宫,数定乎三十六位,入庙为奇,失度为虚,大抵以身命为福德之 ...

太微赋原文:“斗数至玄至微,理旨难明,虽设问于各篇之中,犹有言而未尽,至如星之分野,各有所属,寿夭贤愚,富贵贫贱,不可一概论议。其星分布一十二宫,数定乎三十六位,入庙为奇,失度为虚,大抵以身命为福德之本,加以根源为穷通之资。星有同躔,数有分定,须明其生克之要,必详乎得垣失度之分。观乎紫微舍躔,司一天仪之象,率列宿而成垣,土星苟居其垣,若可移动,金星专司财库,最怕空亡。帝星动则列宿奔驰,贪守空而财源不聚。各司其职,不可参差。苟或不察其机,更忘其变,则数之造化远矣。”

例曰:禄逢冲破,吉处藏凶。马遇空亡,终身奔走。坐逢败地,发也虚花。绝处逢生,生花而不败。星临庙旺,再观生克之机;命生强宫,细察制化之理。日月最嫌反背,禄马最喜交驰;倘居空亡,得失最为要紧;若逢败地,扶持大有奇功。紫微天府全依辅弼之功,七杀破军专依羊铃之虐。诸星吉,逢凶也吉。诸星凶,逢凶也凶。

辅弼夹帝为上品,桃花犯主为至淫。君臣庆会,材擅经邦。魁钺同行,位居台辅。禄文拱命,贵而且贤。日月夹财,不权则富。马头带箭,镇卫边疆。刑囚夹印,刑杖惟司。善荫朝纲,仁慈之长。贵入贵乡,逢者富贵。财居财位,遇者富奢。太阳居午,谓之日丽中天,有专权之贵,敌国之富。太阴居子,号曰水澄桂萼,得清要之职,忠谏之材。

紫微辅弼同宫,一呼百诺居上品。文耗居寅卯,谓之众水朝东。日月守不如照合,荫福聚不怕凶危。贪居亥子,名为犯水桃花。刑遇贪狼,号曰风流彩杖。七杀廉贞同位,路上埋尸。破军暗曜同乡,水中作冢。禄居奴仆,纵有官也奔驰;帝遇凶徒,虽获吉而无道。帝坐金车,则曰金舆捧栉;福安文曜,谓之玉袖天香。

太阳会文昌于官禄,皇殿朝班,富贵全美。太阴会文曲于妻宫,蟾宫折桂,文章令盛。禄存守于田财,堆金积玉。财荫坐于迁移,巨商高贾。耗居禄位,沿途乞食。贪会旺宫,终身鼠窃。杀居绝地,天年夭似颜回。贪坐生乡,寿考永如彭祖。忌暗同居身命疾厄,沉困尪赢,凶星会于父母迁移,刑伤产室。

刑杀同廉贞于官禄,枷扭难逃,官符加刑杀于迁移,离乡遭配。善福于空位,天竺生涯。辅弼单守命宫,离宗庶出。七杀临于身命加恶杀,必定死亡。铃羊合于命宫遇白虎,须当刑戮。官府发于吉曜,流杀怕逢破军。

羊铃凭太岁以引行,病符官符皆作祸。奏书博士与流禄,尽作吉祥。力士将军同青龙,显其权势。童子限如水上泡沤,老人限似风中燃烛。遇杀无制乃流年最忌,人生荣辱限元必有休咎,处世孤贫数中并无驳杂,学者至此诚玄微矣。

疯癫郎中*桂林吴氏老中医:

“斗数至玄至微,理旨难明”——解:“至玄至微”,至玄二字,玄,玄奥,玄之又玄是为道;玄,日月尔,时间运行之规律,大像曰玄,自然至理也;至玄,则见道之始末,藏机密之规律,为道也;我常说斗数是有容乃大,如一空真道,化生万有,无出其中,是易之缩影,演变日月,其术为道之影,其形为道之实,固曰至玄。至微二字,微,细微,细末,细节,道显处处,其大无外,其小无内,大而至玄,小而至微,至玄至微,是道尔。微者,人间尘幻百态,万事万源之微末,以诸星罗列其形,涵盖其性,以宫位攘括其为,以成方圆,以化贯通日月,而见前后,无微不至,入于一尘,见其生灭,入于一人,见其兴衰,入于一邦,见其罔替,入于一物,知其效用,入于一事,知其起伏,无微不至也。

“理旨要难明”——解:斗数之理,包含星像学、宫位学、四化学三大篇类,涉及天文学、道家星学、阴阳五行、方位八卦、以及玄机学,斗数之旨,实为三教哲学,道家善恶福祸、佛家因果循环、儒家忠信礼义皆演义于其中,不知之人指鹿为马,悉知之人如获至宝,固旨要难解难明。在斗数中紫微天府星系乃虚指虚用,而日月之星,则虚虚实实,言之有物,又不即定。整个斗数,涉及北斗、南斗、中斗等三种星系,以北极为极,统御诸星,日月交替,诸星分列,而现万有!

“至如星之分野,各有所属,寿夭贤愚,富贵贫贱,不可一概论议”——解:诸星,即三斗星系,分野,指每个星曜都应对一定的自然、社会、人事属性,古代用星曜来代替九州,做九鼎以镇山河气运,斗数用星曜来泛指人性、社会之属性,每个主副星都代表一定的人事物,所以在学习星曜的时候,务需从“人、事、物”三个方面来把握星曜,才能悉知悉见诸星的宗旨。寿夭贤愚,富贵贫贱,是斗数星情组合时才会呈现的现象,星若不动,则诸事不明,星若交驰,定有其像。在紫微星的牵动下,诸星位置开始变动,因变而有像,只论主副星的话,则因此产生144种不同组合,在配合阴阳和十天干,则有2880种不同基本组合,倘若在带入副星以及命造父母配偶的影响,则吉凶贵贱,难一言蔽之,变化较大,却同盘绝无同命之说,固不可一概而论。尽管如此,若能识得斗数变化之机,则并非不能一窥玄奥,而此变化涵盖星情组合变化、四化转化、刚柔变化、阴阳极化、宫位自化、明暗变化、运限激化、体用变化等心法,此心法乃祖师所言真正旨理难明之处,一言不尽之玄机也,非聪慧有道缘之人不可悟得!

“其星分布一十二宫,数定乎三十六位”——解:斗数诸星排列分布在十二人事宫,和地支十二宫中,人事十二加地支十二数为二四,诸星之排列涉及安星决,而安星决之核心即紫府两系列之固定组合,以及各星相对紫府二星的主职分工,除去宫位定数二四,各宫坐落天干一个,共三十六数”

“入庙为奇,失度为虚,”——解:希夷派宗旨“星分旺陷,宫分生克”,根据星星自身五行与地支宫位多重五行之间的生克关系,可把落宫之星分为庙、旺、得、平、利、闲、陷等7中状态,星曜之状态涉及星星所表现出之优劣性质,涉及受煞吉星的调制作用;庙为大吉状态,煞星不煞吉星倍吉,旺为中吉状态,可抵挡一定的煞气,吉星添吉,得平利闲等为普通状态,受煞吉调和作用甚大,几乎可以改变主星性质,落陷状态为凶,吉星失力凶星倍凶,吉星返凶, 在逢刑忌煞,则必大凶无疑。古人言“奇”,指入庙之星曜能衍生优良赋性,在寻契机和化解之时,可考虑星庙之宫,言“虚”,指落陷之星,中看不中用,用则招祸。

“大抵以身命为福德之本,加以根源为穷通之资”——解:希夷派宗旨“命身二格定贵贱”,命为先天,身为后天,先后天结合,贵贱显现。着重指出,命之先天管人的一辈子,而身宫是在命造30左右才参与进来的,主导人的命运的还是以命宫为重,身宫次之,命身论法不同,决不可拿身宫等同于命宫来分析。命身为福德之本,什么样命身宫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福德,善人自居好运,恶人自招凶运,何必问祸福,自作自所受。此处之福德,与福德宫无关,泛指人一生的福禄寿德。命看人之富贵贫穷,身看人之高尚低贱。

“星有同躔,数有分定,须明其生克之要,必详乎得垣失度之分。”——解:紫微星动,诸星奔驰,以紫微为核心,从申宫至卯宫,呈现不同种的主星组合,固有六对基本盘,地宫相反,紫府寅申一对,紫破丑未一对,紫微子午一对,紫杀巳亥一对,紫贪卯酉一对,宫有144种不同组合,因两两相对,所以可归纳为72种不同之同躔情形,固曰数定三十六位,星分七十二度,此乃天罡地煞,一切尽在天衍之中。“生克之要”指宫对星的生克作用,衍生为宫气,而星不对宫作用,同宫之星只分能量得气大小,也不分生克作用;星得宫生谓之得气,星得正位谓之得位,得位得气皆为得垣,乃星之最佳效用。

“观乎紫微舍躔,司一天仪之象,率列宿而成垣,土星苟居其垣,若可移动,金星专司财库,最怕空亡”——解:诸星以紫微为尊,尊星统帅列宿,此任然是安星之范畴,紫微五行为土,地动则星移,长期观察发现紫微星是会移动的,天上诸星随着日月地等五星七星的转动而变动,所以不同时间出生的人,紫微在命盘中的位置都是不一样的,并且会到的四化、副星、杂星都是不一样的;金星为武曲星,因为武曲星恒在紫微的财帛宫,固转司财库,武曲星为真正的财星,空亡是五行说法,斗数中五行死绝之地为亡,空星为地劫、地空、截空、旬空等四星,号称大四皆空,财如流水,来来去去,遇到空星,必然财来财去,有为破败,一场空也。

“帝星动则列宿奔驰,贪守空而财源不聚。”——解:前文已解紫微为帝星尊星,列宿奔驰,相对而言,体现的是列宿皆有卑贱之意,紫微为名利官禄的核心,列宿解因其而动,表征人为名利而趋势,这是人性之所指,为道家文化,固无论紫微在哪,皆可往此处求富贵,乃定论是也。贪狼具有偏财性,紫微、贪狼皆有欲望性,代表人会有欲求,如果贪狼与空星同守,则成空贪格,表征为幻想、空想成性,一天活在虚幻中。

“各司其职,不可参差”——解:诸星各有其职责,无论分列何宫,其职不变,如天机为兄弟主,则专司兄弟伙伴之事,太阴为田宅主,则专司家庭田房之事,贪狼为善恶主,则专司为善造恶之事,无论盘层怎么叠加,运限如何转动,四化如何激荡,诸星之司职不变,后学未进之人不可胡乱为主星添加“新意”,或自行创造新意,诸星之意深远,只可体味领悟,逐渐完善,不可造次。古曰宫有第一义,星亦有第一义为其主司义。

“苟或不察其机,更忘其变,则数之造化远矣”——解:斗数变化之机,一曰煞吉变化,二曰激化变化,三曰宫位变化,四曰值符变化,五曰自化变化,六曰组合变化,若要精通斗数,必先通此变化之机。盘形不同,差异很大,一般很容易看出不同,而盘形相同,若不纠此变化之机,则很难发现差异,盘形一模一样,则用带入法,细查迥异,才能明辨异同,才能为人精准指导,不做庸师,误人误己。

“禄逢冲破,吉处藏凶”——解:禄为化禄星,指化禄星遇到的化忌和煞星,在对宫时为冲,在三合为破,化禄多为喜吉,但被忌煞冲破,吉不尽吉,喜难尽欢,是为破禄,即禄不完全,喜中带悲,吉中带凶。

“马遇空亡,终身奔走”——解:马,为天马为年马,空亡,天干不到之处即为空亡,斗数中空星和指五行死绝之地亦有此性质,空星即四大空星,地空、地劫、截空、旬空等四星,天马本意为跑动繁忙,遇禄则忙而有利,遇空星则不知自己在忙什么,瞎忙,而且总停不下来,是虚耗之像。

“生逢败地,发也虚花。绝处逢生,生而不败”——解:此句重在对“地”之领悟,非12长生,非四败之地,更非环境之所,斗数的地,只能用斗数来解释,紫易曰:天星列于地支,如人出生之地,有其生克,得宫生即为生地,得宫克即为败地,宫克者在发达最后也克无,宫生者处境在艰难也会成功,此乃唯一正解,宫生者做荣论,宫克者做枯论。

“星临庙旺,再观生克之机。命坐强宫,细察制化之理”——解:星星有庙旺得利平闲陷之分,旺则诸星吉正,陷则诸星凶负,斗数原则一:旺陷原则,不可不知;强宫,乃星旺多吉星之宫,但到底是不是真的强宫,就要看星跟宫的制化关系,斗数原则二:宫星生克原则,注意,是宫对星星制化,星对宫不产生制化,星星之间也不产生制化,主星副星得宫生,星星庙旺的宫位,是真正的强宫,反之主星庙旺也多吉星,但是主星被宫位克制,那就不是强宫了,这个也就是紫易讲的“星分庙旺,宫分生克”的道理,

“日月最嫌反背,禄马最喜交驰”——解:日月指太阴太阳,反背指太阳陷在戌宫立命,太阴陷在辰宫立命,反背之人,自己配偶父母子女等三代人,皆有辛劳不顺之相,更甚者连祖辈四代都辛劳困苦,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,几代人都不好的前提下,也会有人奋发富强,异军崛崛起的,所以嫌字为星嫌,代表辛劳多舛,非人嫌下贱之命,也有异军突起发达之人,曰反景。禄为禄存,马为天马,最喜交驰,言最喜,那就还有其他情况,禄马组合,有三,一为分守对宫,一为三合相会,一为同宫,最喜同宫,因为同宫力量最大,这其实是宫位力量之分,同宫大于三合,三合大于对照,固禄马最喜交驰。

“若居空亡,得失最为要紧”——解:空亡,天干不到之处,斗数之空亡与八字实则不同,斗数在子丑寅卯四宫会出些空亡,但不做空亡论,而补以同类天干为用,所以并不是真的空亡。得失指星之旺陷,空星旺破坏小,空星陷破坏大;星分五行,火星遇到不同五行的主星,效用不同,空星遇金星金空则鸣,空星遇火星火空则发,空星遇木星木空则折,空星遇水星水空则泛,空星遇土星土空则崩。

“若逢败地,扶持大有奇功”——解:败地,宫克之地,主星被克制,需要副星吉化来扶持,方有作为,副星即6吉6煞星,宫克乃枯槁之所,若无扶持,人事定为枯论,若有吉曜吉化来扶持,尚可有作为

“紫微天府全依辅弼之功”——解:紫微,天府都是帝王星,都有雄心,但是如果没有辅弼的帮助,就难有功绩,紫微没有辅弼就是孤君,天府没有辅弼就是孤王(古称君王,君为大王次之),落为在野君王,志向难伸,逢辅弼三合、四正、两夹、同宫均可得助成事。

“七杀破军专依羊铃之虐”——解:七杀破军冲锋陷阵,开创拓新,代表的是不畏惧,敢作敢为的气质,擎羊暴戾,铃星阴沉,如果这两颗主星在见到这两颗副星,那必然惺惺相惜,意气相投,能干出暴虐之事,这个性质叫做臭味相投,习性相近,古曰七杀破军为恶星。其实呢,桂林吴氏老中医疯癫郎中认为,星无吉凶,凶得慈善终为吉,吉得厌厉终为凶,故星在于旺陷否、人在于善恶乎。

“诸星吉,逢凶也吉。诸星凶,逢凶更凶”——解:有两层意思,广义看,指十四主星在子丑寅卯十二地支宫的分布排列,如果十二宫主星排列吉,那各宫会到煞忌星也是吉祥的,如果十二宫主星排列凶那在逢凶,就是大凶。狭义讲,就是命三四方,主星庙旺,得宫生,有辅助,为吉祥,此时,见凶也吉,若主星陷,宫克,没辅助,在遇凶必为大凶。各主星到底临什么宫为吉祥呢?疯癫君另有详论。

“辅弼夹帝为上品,桃花犯主为至淫”——解:左辅右弼夹紫微,属于有为之君的上格,也就是说辅弼夹紫微效果最好,其次为同宫,其次为三合,其次为对照;桃花为贪狼星,这里有个先决条件,就是贪狼星必须再见花星煞星,才能成为淫星,淫星在与紫微同宫,才会成至淫的组合,不是一见贪狼星就至淫,没这个说法,但如果能会到辅弼星,则能解其淫性,换句话说,辅弼双星对任何煞星都有抑制调服作用。但是,辅弼制煞的机理又是什么呢?学者当思索,学而不思则罔也!

“君臣庆会,材擅经邦”——解:紫微为君,天府天相,武曲廉贞,辅弼,魁钺,昌曲,禄马,皆为辅臣,此为君臣同会格局,有经邦治国之能,但原文用的是善于,所以君臣同会,只表示有这能力,并不表示就是治理国家,同时也能说明此格并非就是君王之命。

“魁钺同行,位居台辅”——解:天魁天钺出现在同宫和三合四正位置,位居台辅,现代来看,是指表示易有公职,或者功名称号,魁钺临官禄宫者更甚,魁钺一有威仪,二有头衔或职位,这样之人权势重,固古人言尊贵。

“禄文拱命,贵而且贤”——解:禄为禄存,文指昌曲,禄存忠厚带财禄,昌曲通达带荣光,禄文之人,忠厚通达,生活光鲜,富贵而受人喜悦。

“日月夹财,不权则富”——解:日月夹财,日寅月子可夹丑,日申月午可夹未,皆夹于丑未,一为夹武贪此时命为紫杀,一为夹天府此时命为天相,只此四种情况,天府不四化,夹天府者贵多,夹武贪者富多。若夹的是子女宫,子女富贵;夹的是田宅宫,财份更好;夹的是疾厄宫身体病痛少,有病容易愈;夹的是官禄宫,虽辛勤却大有回报……

“马头带箭,镇卫边疆”——解:马,为午宫,午为马之头,带箭(或称带剑),即擎羊午宫坐命,虽然擎羊落陷,但只要不再见煞忌星,就成格,无论配何主星皆可,镇卫边疆,乃承担家国安危之职责,泛指承担家庭、家人、公司责任而拼搏。成格者一为天同,一为贪狼,贪狼之马头带剑有将帅攻伐之气,天同之马头带剑则为儒家特色。擎羊在千宫落陷,若遇其他煞星,则是羊刃,大小限逢之,需要谦虚谨慎行事。

“刑囚夹印,刑杖惟司”——解:紫易先生云官司是非格有两种,一是天梁+天相+化忌,一是廉贞+天相+擎羊,这个格局非常容易引动官非的,很常见,一经引动,就会有官司爆发,受责罚,损名誉,严重的牢狱之灾。疯癫郎中曰:刑囚乃廉贞、擎羊、天刑是也,印乃天相。

“善荫朝纲,仁慈之长”——解:天机为善星,天梁为荫星,纲为辰戌,辰戌罗网,代表社会纲常伦理,固为纲常之意,即机梁在迁移照命,有仁慈的特点,与人为善,奉公守法,为他人着想,有高寿,亦有食禄之荫庇。

“贵入贵乡,逢之富贵”——解:贵,指权贵星,紫微星、天府星、天梁星、天相星是也,贵乡指官禄宫,盖因官禄宫体现一个人的爵位爵禄之宫,固为贵宫,权贵星在入官禄者,富贵者多。

“财居财位,遇者富奢”——解:财星指武曲、太阴、禄存、天府,此四星安于财帛宫,发富致富的几率较高,富裕生活奢华,天府财花钱排场大,太阴财花酒女人,武曲财花数额巨大。

“太阳居午,谓之日丽中天,有专权之贵,敌国之富”——解:太阳主贵,其财富是先贵后富而来,做官做老板来的,逢化权化禄均有贵气,事业局面一再扩大,大官大老板太阳命的多,逢化权禄男命佳,女命强人!

“太阴居子,号曰水澄桂萼,得清要之职,忠谏之材”——解:子宫同阴同守,水澄指子水安静而清澈,桂指的是月亮太阴星,萼指衬托,水澄桂萼为此格本意,指明镜高悬,清正忠谏的品质,如包拯之清正廉明。

“紫微辅弼同宫一呼百诺居上品”——解:紫微得辅弼相助可施作为,为老大星喜发号施令,辅弼同宫威势足人手多,“老大”之像,反面说说,紫微会辅弼,得人心是也。享洪福也!

“文耗居寅卯谓之众水朝东”——解:耗指破军星,破军廉破寅卯文曲或文昌同宫,此句关键在朝字和东字,朝为朝拜朝见,小国见大国为朝,东,非卯木东,是众水之东大海,水入大海,万像一统,乱象湮灭,历史尘埃,大势所趋,悲壮诙谐是也。疯癫郎中:昌曲破军会于寅卯东方之地,如滔滔江水向东流,水归大海,乃大吉之象。

“日月守不如照合,荫福聚不怕凶危”——解:日月同守丑未在命,乃日月损辉之像,指父母不和,阴阳不调,性情反复,若安命丑未,日月于财官来照,日月皆旺,吉利甚大;荫为天梁,福为天同,同梁于寅申守命,同梁为纯正组合,天梁清克是非易沾事。

“贪居亥子,名为犯水桃花。刑遇贪狼,号曰风流彩杖”——解:贪在子独坐,在亥廉贪同守,犯水桃花非淫荡,桃花遇水,随波飘零,难栖根地;刑为擎羊,擎羊贪狼同宫,更逢花星,则贪狼色迷心窍,犯色被杖。是说贪狼在子、亥二属水之宫,若在它宫不以此论。

“七杀廉贞同位,路上埋尸”——解:指七杀廉贞守命,七杀暴烈冲动,廉贞平为血为邪,古人认为廉杀之人杀人越货,屠鸡宰狗,手上沾满了冤仇和诅咒,在外容易被仇家或凶灾扼杀,现代社会自不比古代,有仇有怨上法庭,所以已无路上埋尸这一说,但死罪没有,仇家会有。肝癌晚期肺癌病友若逢二限遇之,凶难治,除非荫德积的多,天梁星、天相星相佐,天机星暗助他找到可靠良医,再加上天同星助力,方可化险为夷。

“破军暗曜同乡,水中作冢”——解:暗曜为巨门,指破军巨门分守命身二宫,会死在水中,或葬在水中,引申为水藏海藏,当然一定不会就真的死在水中,多指坐船会出意外,水边走动不安全。盖因破军为波涛骇浪,巨门为没看见不经意间,遇上这样的情形,人就被波涛带走了,水中作冢尔。疯癫君:肺癌晚期肝癌病人若命、身宫或大、小限逢破军与巨门二星,多出现肝癌晚期腹水、肺癌晚期胸水、心包积液,需谨防之。

“禄居奴仆纵有官也奔驰”——解:禄指化禄星,此星坐到交友宫,有官也奔驰,交友宫为下人下贱位,表明此宫做官之人,只有听话的份,喊你去哪就得去哪,东西奔驰,常被调动,失去尊节!

“帝遇凶徒虽获吉而无道”——解:紫微星遇到羊陀等星,即使有吉星来助,也会是无道之君。紫微星喜欢的话就听,不喜欢的不听,吉星如君子,忠言逆耳,煞星如小人唆使君王,固有羊陀等星同守,虽有吉也难是有道之君了。注:羊陀庙旺则不属“凶徒”,羊陀庙旺则如帝之警卫。

“帝坐金车则曰金舆捧栉”——解:帝为紫微星,日精为午宫,月精为子,金舆捧栉,指出门做金车有侍从捧栉仗相随,表示爵位崇高,词句重点在子午二宫,若吉化吉星在子午对照,则有“皇恩加持”之相,富贵出众。紫微三会两夹的格局前文已讲,此处言对宫,跟两夹毫无关系。紫微在午,坐金车垣,子捧栉仗。

“福安文曜谓之玉袖天香”——解:福为福德宫,文曜为文曲文昌化科三星,古人认为福德文星,其人名宿高德,得皇帝召见,得近天彦,参赞政策。固现代来看,玉袖指德才兼备之人,近天香指德才兼备之人多能近贵人。

太阳会文昌于官禄,皇殿朝班,富贵全美”——解:太阳文昌坐官禄宫,策论斐然,考试厉害,能中三甲,朝见皇帝,这个指的是文科出众,理科则不一定,现在社会文理并重,文科好的理科就未必了,遇到这样的孩子,建议读文科为佳,若官宫吉化则有富贵,没有吉化则只是虚名。

“太阴会文曲于妻宫,蟾宫折桂,文章全盛”——解:蟾宫是月满之宫,为子亥之地,于亥为太阴独坐,子为同阴相守,两宫太阴皆旺皆得气生,星旺得宫气生者,谓之秀气透干,星之才能会得到巨大发挥,太阴本具“吟诗作对、花前月下”之才能,在逢文曲同宫,其文章则字字珠玑,动人心神,文章锦绣。八字斗数同根,主星庙旺得气也是有透干的,星曜透干专指才能天赋。文曲坐夫妻宫,伴侣会仰仗你的文化和才华。

“禄存守田财,堆金积玉”——解:财帛宫,是交易宫,跟职业有关,代表财运,不表财富,禄存在财只代表固定收入、固定工资,上班族等;田宅为人之财富宫,是积蓄宫,产业宫,是判断命造真正富不富的宫位,禄存星代表钱财,入田宅表示家里有钱。也表示家里人不大方,堆金堆玉的另一个意思,是表示家里是做珠宝货币现金生意的,如果在逢紫微、天府、武曲、太阴等大星同宫的话,则富裕较大,小星禄存同宫,则财富一般。

“财荫坐于迁移,巨商高贾”——解:迁移,就是指迁移宫,财,指财星,武曲,天府,太阴,禄存,化禄为斗中五财神,荫指天梁星。一般来说,逢财星以及天梁星在迁移宫,这样的人若是外出发展,能成为很厉害的商贾之人。强调,这里的商贾是正规正当合法手段,一般为做贸易买卖的。当然,迁移本就主动,而做生意买卖的人基本都跑动,所以不存在坐着赚钱的说法。财星跟天梁的区别只在于,财星赚钱一般不需要接触国家公家机关,而天梁赚钱,涉及商贸交易,要经过公家机关,所以天梁之财带是非,同时也说明天梁星本为商贾星,其财是受关注的,只有富而布施,才能得保护,否则必然是越有钱越被搞的角色。

“耗居禄位,沿途乞食”——解:禄位,不指官禄宫,也不指化禄,而是指禄存星,也就是十天干的禄存位,否则只要是七杀在命的,那一概都是沿途乞食,这绝无可能。耗星,四化为忌星,主星为破军,六煞星皆耗,杂星为天刑大小耗星,如癸年生人,癸禄在子,此时若逢上述耗星同宫,则禄存被破,有钱也无,生活无继,难免乞讨!

“贪会旺宫,终身鼠窃”——解:旺宫,为四正之宫,即子午卯酉之地,子午贪狼独坐,卯酉为紫贪,除火星铃星外,若贪狼此时碰到其他煞星,则有手段不正、行为不正之作风,独坐会煞时,有侵占他人财物之性,紫贪会煞时,有裹挟他人之性,然是不是终身,还得参看身宫星情,若有禄星,吉星照会,则君子回头!

“贪坐生乡,寿考永如彭祖”——解:贪为贪狼,贪狼为双性水木星,生乡,一为水木之长生位,一为水宫,水宫即子宫,木长生在亥,水之长生在申,子宫紫贪会照,入命子宫得吉助,养精蓄锐,长寿百岁。申宫廉贪旺地会照,丹元皆旺,在的吉星会照,行为检点,也是长寿百岁。唯贪狼在亥,廉贪同宫,星气不足,高寿难觅!固贪狼高寿,必不能桃花泄耗,紫贪,廉贪桃花重,高寿无望,其他贪狼双星,丹元不足,与高寿无关。

“忌暗同居身命疾厄,沉困残赢”——解:忌,为化忌,以及陀罗星,暗指巨门星,命身疾为命宫,身宫,疾厄三宫。逢化忌星,陀罗星,巨门星,落与命身疾等宫,当然不需要三宫各一个,只要两宫有此三星,皆身体不健康,疾病缠绕,在逢煞星,身体羸弱,甚至残疾。

“凶星会于父母迁移,刑伤破祖”——解:凶星,即破军,六煞星,天刑化忌等星,父母宫一表父母,二表相貌,凶星汇集于此,面容易破相,身体易受伤,跟父母关系恶劣刑克;迁移宫,为外出之位,凶星汇集于此,在外带灾破财,故而导致家业祖业破败。

“刑杀同廉贞于官禄,枷扭难逃”——解:刑为刑星,为擎羊天刑二星,杀为七杀、六煞等星。此等凶星若同集于官禄宫,则命造工作事业必带官非,当然也可能命造本人就是个公检法人员,至于会不会带枷锁,则得结合父母宫,官非败了,罪名坐实才枷锁难逃,如果运限命吉,父母也忌,官非胜利,没有罪名,何来枷锁。

“官符加刑杀于迁移,发配他乡”——解:官符,为神煞之星,即48杂曜,刑杀,即擎羊,天刑,七杀六煞等星。此凶星会于迁移宫,在逢本命流年的官符相应,有被发配之可能,但现在的发配,多般是外放、下放,也可能是被送往远地囚禁,但跟上一条不一样的是,发配是一种不杀之恩,是莫须有的罪名。然迁移动,必往远方,有离开家乡之意。

“善福居于空位,天竺生涯”——解:天机化气为善,天同化气为福,天梁化气为荫,空位,为四大空星,地空地劫截空旬空,也就是说天机、天同、天梁、机梁、同梁等星与空星同守之时,命造身上有宗教气息、玄易气息、修行气息,天竺生涯,指的是修行生活,并不一定就是僧道,若会空星+文星,则可能是大思想家,大宗教家等。

“辅弼单守命宫,离宗庶出”——解:辅弼单守命宫,为命无正曜格,表示小的时候为他人带大的,此种情况,可能父母离异不管、或丧亡、或为弃婴。现代来看,只能表父母感情破裂,祸涉自己,而离不离宗,是不是庶出,非一辅弼可看出。

“七杀临于身命加恶煞,必定死亡”——解:恶煞,即六煞星,化忌天刑,以及死亡星:白虎丧门吊克亡神等星,七杀在命宫申宫,在逢恶煞同宫,乃大凶之组合,若会六煞星,为伤残血光之组合,但同时再会死亡星,则主凶死。但断人生死,需结合本命大限,不可光凭星像而断,谬之千里。

“铃羊合于命宫遇白虎,须当刑戮”——解:铃羊凶星坐命之人,生性躁戾不仁,多不在乎法律,就算流年不遇白虎,流年只要被流羊冲起,就会引起灾祸是非。若是柔星逢羊铃白虎,多被歹人加害,若是刚星杀星逢凶,则事故跟自己有一定关系,多为不良人,若在遇刑星,为非作歹,牢狱之灾。

“官府发于吉曜,流杀怕逢破军”——解:官府与羊陀同行,命带官府者,必同见擎羊或陀罗,流年在见官府,吉化吉星在限,则主能发财,不过吉中带凶,发不久留;流杀有流羊流陀等星,破军逢流煞,做事冲动,欠缺考虑,易成炮灰、牺牲自己。

“羊陀凭太岁以引行,病符官符皆作祸”——解:太岁为凶星,羊陀亦为凶,流年太岁羊陀相逢,则羊陀凶性被引发,伤灾破财血光是非在所难免,若是逢病符天月蜚蠊等星,表病灾,若是逢官符天刑等星,表示官非官司。疯癫郎中在四十年治疗胃癌、肺癌、肠癌、肝癌等恶性肿瘤经验中发现患者的起病之年大部分都由太岁引发,太岁会擎羊陀罗或太岁会天刑、病符、天月、飞蠊、蛮廉等凶星。

“奏书博士与流禄,尽作吉祥”——解:奏书对文书之事吉利,奏书遇流禄,表示文书传捷报,诸如官司胜利、工作录取、学校录取、文章发表等等,博士追随禄存星,永在禄存之侧,表才学聪明权柄,遇流禄同会,代表流年心领神会,头脑清醒,好运随行。

“力士将军同青龙,显其权势”——解:力士,代表为人做事会尽全力,将军,代表为人做事勇猛前进,青龙代表为人遇事近贵气,此三星在运限中相会,表示做人做事能力势力尽显无疑,属武将之秉性,功伐开创,无往不利。

“童子限如水上泡沤,老人限似风中燃烛”——解:水漂泡沤,指无根难养,童子指婴幼儿,若本命被空星、煞星、耗星、刑星、忌星等挟持围困,多般难养,限年在逢凶星,特别是煞星亡星,则多有夭折。老人限,指风烛残年,稍遇凶煞,就能丧亡,所以,老人小孩,不宜出远门。

“遇杀无制乃流年最忌”——解:杀即煞星,论及制杀,辅弼最显其功,其次为禄星,若流年煞星坐会,又没有制化之星,则必出凶祸。在逢忌星,则为业债爆发之年,若在逢太岁刑冲,灾祸降临!

“人生荣辱限元必有休咎”——解:一岁一枯荣,一运一景象,命运一旦开启,荣辱得失立判,穷通命数,必先知命而识运,方能趋吉避凶;先知先识,方可未雨绸缪,不知不觉,后知后觉,则为时晚矣!

“处世孤贫数中逢乎驳杂”——解:孤寒,乃孤独贫寒也,煞吉不调,刚柔不济,运限不扶,谓之驳杂,命、运驳杂之人,本性有所缺陷,人际失利,亲缘难近,内心孤僻也;钱财不济,受用不丰,为贫困,贫困在逢人心冷暖,贫寒是也,盖本性决定命运也!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吴氏中医的博客——肝癌频道版权所有 copyright @ 2008-2012
地址:临桂县临政路16号 邮编:541100
Email:ka900@126.com 吴氏老中医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ka900 备案号:桂ICP备10200646号
友情链接:|  新浪博客  |  网易博客  |  相关微博  |  中国太岁肉灵芝|

吴氏真医的博客│Email:ka900@126.com│电话:13299275999│原发性肝癌晚期肺癌治疗胃癌晚期肠癌│    

GMT+8, 2022-5-26 19:51 , Processed in 0.03229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